满上香水

最近很迷刺客列传 微博:满上香水

【顺懂/ABO】Here with me


故事的背景还是伊维亚撤侨,加入了ABO设定,简介不发了,会被屏蔽...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视频...

太甜了。


图源:Edelweiss

【刺客列传】【齐蹇】冷月入鞘(五)(完结篇)

可以说非常好看了!!!!名字也起的完美!!!!

药王:

*终于开起的车


 


*民国AU,私设如山


 


*老成天然黑齐x傲娇小白花饼


 


 


 


 


被对面的男人不加掩饰地审度,齐之侃镇静如常,从容无一丝惊澜。


 


男人秀挺的轮廓像极了蹇宾,只是脸颊深陷有些苍白和骨瘦,但看起来仍然年轻。


 


齐之侃最后才看他的眼睛,微微一滞。


不同的,蹇宾的眼神是冷清却干净的,而他看到的,是一双锐利,孤傲,多疑的眸子,刻着不惑之年的幽深与沧桑。


 


“齐小将军——我这么称呼你,是看齐大帅的面子。”


刀削的薄唇微动,张口便是利刃。


 


“怎敢,这岂不折煞晚辈。”


齐之侃轻笑着摆摆手,“给蹇法官上茶。”


 


男人缓慢饮了口茶,慢条斯理道,“连蹇家的事都敢插足,还有什么是你齐之侃不敢的。”


“有啊,”齐之侃低眉一笑,“若家父没把这军营交与我,晚辈是断不敢在这听蹇法官指教的。”


 


“都说齐小将军年少有为,果然不假。”


男人勾勾嘴角,眼中却无一丝笑意,“你铁了心要与军事法庭作对?”


 


“哪儿的话,”齐之侃笑了,“我对您极为敬重。”


男人冷哼一记,“那你便是打蹇家的主意了。”


 


看来不讲理这点也是遗传,齐之侃十分无奈,心道只是打蹇家公子的主意,便要将对蹇家及军事法庭的不敬一并揽下?


 


亏大了。


 


只好话锋一转,替他道出今日来由,“草月贤已不会再出现,您又何必执着于他生死呢。”


“你是在与我说教?”男人眼神一利。


“不敢,我说过对您极为敬重。”


齐之侃敛了笑容,站起身行至窗前,语气果决道,“请将令公子带回,军营这种地方不是他该待的。”


 


半天没等来预料中的呵责,齐之侃回头,见男人眉头紧锁,凝视自己半晌方道,“阿蹇已与我决裂,我太了解他,是断不会回军事法庭做事了。”


 


这次换齐之侃愣住,一时不知捡何言对之。


 


“你很不凡。”


男人依旧并不衷心地勾勾嘴角,站起身走到门口,“只是太过年轻。”


 


“等等。”


男人没有转身,但也没推开门,只严厉地回了句,“一颗废子的生死我可以不追究,阿蹇的事你不要再插手。”


齐之侃摇摇头,这不是他想问的,也并不想承诺什么。


“您眼中的棋子,可能是他人的重要之物。”


 


“你替他说话?”男人好笑地回头审视他,“齐之侃,你打错了算盘,离了蹇家,他一文不值。”


 


“不,您误会了。”


 


蹇宾才是您用得最游刃的棋子,而他是我齐之侃的重要之物。


 


齐之侃亦笑,“不送。”


 


 


 


 


 


 


沙家帮人多势众,却是乌合之众,毫无章法。


 


齐之侃是天生的将才,上了战场整个人若蛟龙入海苍鹰归林,调兵马布阵法像摆置自家棋盘,不足十日便击得匪贼溃不成军。


 


站在国界的山巅上,齐之侃闭眼深吸一口北境凛冽的空气,霎时冻得胸腔生疼。


 


险胜之战没少打过,这次全胜却未叫他夷悦半分。


 


睁开眼,林海白雪皑皑,长河冰封万里,晨烟连着地平线,仿佛天下已尽收眼底。


齐之侃全然无兴致,倦怠地别开脸,视线落在遥远的山脊,苍劲的曲线宛若沉睡的白虎。


他抬手在虚空中勾勒那轮廓,像是在抚摸白虎的背脊,眼中才露出一丝温和的神色。


 


退后半步,齐之侃忽觉一阵头晕目眩,耳畔轰鸣似有砖石城墙拔地而起,铁甲千骑踏冰雪而来。


 


高耸的城墙之上,繁杂的白色丝绸华服衣带飞扬,一贯冷清的眸子协深沉的哀伤直射进心底。


 


如何可能?


齐之侃愣愣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倔强的伤人的薄唇苍白着张开,他说——


小齐。


 


齐之侃摇晃一下,倚住冰冷的苍松。


 


天下何用?他此刻只想尽扫千军踏平山海拥他入怀。


身子却不听使唤,在亦真亦幻中背对那人横剑策马,边冲边嘶吼着“杀——”


 


王上,末将恐怕......


 


 


 


齐之侃踉跄直起腰背,任烈风割在脸上,头痛渐息,心脏却疼得厉害,那是王反复摩梭将军银甲的地方。


 


是梦吗,怎会如此真实?


 


醒转彻底,竟还揪着胸口不放,齐之侃失笑,定是近日劳累所致,竟白日做起梦来。


 


梦中蹇宾成了万人之上的白衣君主,而自己,是他的上将军,戎马一生,护他万里江山。


 


在那个世界,王上亲自为他披上擦拭透亮的战甲,在城楼之上望他离去,等他归来。


 


只是那一次,将军再也回不去了。


 


主城失守,国土沦陷,只怕那骄傲的王上必不会独活……


 


说故事的人娓娓道来,听故事的却深陷其中。


是将军回光返照抑或前世今生命里劫数,全然不重要的,齐之侃叹息着安慰自己,那终究是将军的王上,不是自己的蹇宾。


 


这一世,他们都好好地活着。


只是那城楼之上,已没有人等着自己回去。


 


 


 


颠簸数日回到军属,齐之侃只想倒头大睡到不知春秋,背靠着铁皮军车,强打精神看来往兵士搬运物资兵械。


忽觉一丝冷清目光自二楼落下,抬头却只望见一排窗子映着昏暗的落霞,便揉揉眉心,暗道着实该休息了。


事宜都交代给副将,齐之侃回到办公室,仰靠在椅背上,倦怠地阖眼。


 


未及一口气呼出,就闻见门外响动嘈杂。


“先生,先生请留步。”


“将军在休息。”


 


不耐地揉揉太阳穴,心头狐疑着谁便这会子来。


只听那小兵又道,“蹇先生,您莫要为难在下......”


 


是他?


齐之侃睁开眼。


对方只冷冷两字,“走开。”


还真是,约莫那小兵该悻悻而去,齐之侃勾了勾嘴角,便又合上眼佯作假寐,坐等他推开门扉。


 


意外地,声音并不大,就连门轴转动的吱呀声都被留心控制了。


齐之侃隐约感到那人目光在自己脸上停驻些许,便走到书架前取了本书,在沙发坐下了。


他步子轻,动作亦是,若不是独有的冷香气息萦绕,几乎就隐进空气中了。


 


齐之侃已没了困意,却不睁开眼,只心底百无聊赖随洋式立钟的滴答声数着时间。


秒针跑了五百七十三下,蹇宾放下书站起身,走到齐之侃身边。


闻见那气息近了,齐之侃偷偷嗅一口,眼皮不动一下。


蹇宾指腹凉凉的,勾勒着年轻将军英气的眉眼,端挺的鼻梁,倔强的唇瓣,继续向下,划过喉结,五指展开虚虚掐住他脖颈。


 


齐之侃捉住他手指,睁开眼,一双星目在氲暗中亮得灼人。


蹇宾并不意外,扬扬眉毛,“你要瞒到什么时候。”


齐之侃注意到,一月余未见他的头发微长了些,软软垂在额前和脖颈,眯着眼看着自己,有几分慵懒的意味。


忍住指尖去缠绕那碎发的冲动,双手叠在下巴,含笑道,“想看你能等多久,不想你竟是个急性子。”


 


“你知道我指的什么。”蹇宾低眉淡淡地说。


“你说草月的事?”齐之侃不在意地笑笑,“大致因为,我至今觉得这可能是最错误的决定。”


蹇宾皱了皱眉,“你那么想被我怨恨。”


“你会怨恨我吗。”


齐之侃嘴角依旧浅浅笑着,眼神深处却不那么确然。


蹇宾滞了半晌,摇摇头,“我不知道。”


话音刚落,便被揽住了腰身,拉得更近。


 


齐之侃的手指穿过他发丝,在耳畔低道,“这次,可是你自己来的。”


蹇宾一侧头,吻住了他。


“我知道。”


 


 






      来我给你讲个故事




      一个备用连接






隔日,齐之侃醒来时,见自己独自躺在沙发上,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条毯子,动动身子,四肢微微酸痛,不禁摇头一笑。


 


开门声响起,随后眼前一片光明洒下,翠芜拉开窗帘笑眯眯看他,“小将军,你醒了?”


“嗯,”齐之侃点头,“什么时辰了。”


“还问呢,”小姑娘捂着嘴笑了,“已经下午了。”


“怎么不叫醒我。”


她耸耸肩,“我本想的,但蹇先生吩咐,将军近日劳累,让你多睡会儿。”


 


齐之侃心头一阵柔软,嘴角不觉扬起。


 


翠芜打理好桌上杂物,捧了脸笑道,“说起蹇先生,他其实是个菩萨心肠的人儿呢。”


齐之侃猜不透她一脸诡异的笑,只抽抽嘴角道,“怎么说?”


 


“前几日您去剿匪时,先生经过兵士寝宿,正听得几人抱怨室内寒凉炉子不旺,他竟将这事记下了,次日便自己掏钱分发冬服棉被,对外只说将军做的。”


翠芜眨眨眼,“将士们都说定是小将军吩咐,我便猜将军是不知的。”


“就你机灵,”齐之侃笑着摇摇头,“既如此又为何告诉了我。”


“觉得您该知道的,”小姑娘吐吐舌头,“女人直觉。”


 


女人直觉?


这倒叫齐之侃噎住,只笑笑站起身,展展手臂,看窗外万里无云,心情大好。


 


“诶?小将军,这刀怎么又回来了。”


齐之侃回头,见翠芜正立在刀架前一脸不解。


 


本该空荡荡的刀架,那黑鞘长刀正赫然躺在上面。


 


 


 


翠芜擦拭干净刀架,便离开了。


 


齐之侃蓦然走到那长刀前,伸手提起,却觉似乎有什么不同。


眯着眼细细打量,方见刀鞘底端,瘦金刻的“剪月”二字。


他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抚上那隽秀的凹痕,极缓慢且轻柔地,眉眼之间尽是笑意。


 


不想那不沾阳春水的瓷白手指竟有这般功夫,只不知伤了自己没有。


 


闭了眼,把那二字对着胸口捂紧,脑中就浮现白梅纷飞的景致来。


 


再睁开,眸底明亮,灿若星辰。


 


 


 


齐之侃来到白梅树下。


今夜的天空澄澈靛蓝,他抚摸着刀身,缓缓抽出长刃,凝眸深吸一口,正是他身上冷香气息。


 


剪月,当真好名字。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若晓风穿林,雪落无痕。


 


齐之侃含笑看着刃面映出的人影,啪地合上了刀鞘。


 


 


 


这缕月光,我收下了。


 


 


 


 


 


 


 


end.


 


 


 


 


 


 


 


 



说的太对,从来就没喜欢过抹胸的婚纱😂

老相册:

婚礼现场的Grace Kelly,这一身婚纱由美高梅公司首席服装设计师Helen Rose设计的,被称为是“史上最优雅和最被人铭记”的婚礼服之一

顺便跟快结婚的姐妹们分享一下:如果经济实力允许,尽可能买带肩的婚礼,优雅度绝对不是抹胸型婚纱能比的~

1956年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http://changba.com/s/f7UF7I4TyoD9SlAtZVX__w?&code=RkvQSz26klpsXDbjopvt0Pznuey-Yb0dKM0D-HhNFvlD__fAVO3eEhAKiJS-9JIxgJUNMJYmg5669lrSbrBf2Pk1CSls6gsLlMjJfsryHfox19n5zm7jysQARqByUTzJ&source=sina

之前听了黄先森的《越洋电话》,太好听了就赶快学好录了唱吧,今天给主唱大人发了留言,下午一看,黄先森真的听了!听了!听了!

主唱大人真的是太温暖了!!对于一个粉丝而言这真的是最美好的事情!!谢谢黄先森,你真的超棒!!

三个平头,总有一款是你喜欢的☺️

所以,我先把易柏辰抱走啦!!!🌞

【侵删】

身外情【蹇齐】

写得好好啊!!不仅肉香四溢,文笔也特别有感觉!!!蹇Sir在和小齐那啥了以后特意路过他自以为跟小齐有事儿的裘振的面摊前,裘振的反应也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这港式的文风太有画面感了!!!!!!!!!!!!

Carmen:




上篇 3


霓虹蓝粉的光笼罩着蹇宾毫无表情的脸,他一言不发,将拳头和脚尖急如雨点般砸在醉汉身上,醉汉干嚎几声惊怖地抱头乱滚。因为蹇宾太过安静,显得他更加暴戾,不禁让一旁的齐之侃觉得醉汉会被活活打死。他赶紧从车里出来,拉开蹇宾,被那双尖锐审视的目光刺得别过脸,“你都这样帮人家停车?”他松开手,定定对视,血气上涌,咬紧嘴唇,头也不回转身就走。醉汉早没了力气瘫在地上轻声哎哟。蹇宾快步上前抓他胳膊,“你说啊?”齐之侃用力甩开他,“我怎么样同你有关系么?”快速走回到原来站的地方,背对街道靠着路灯杆。蹇宾站在巷口,死死盯着远处背影,胸膛隐隐起伏,烦躁地掏烟点火,却怎么也点不着。一把砸掉打火机,开着车从齐之侃面前呼啸而过。


 


已近深夜,车辆行人稀疏,空烟盒被揪成团扔进垃圾桶,额前碎发垂下来遮挡明亮双眼。回家路上,裘记还未收摊,坐着塑料凳喝一瓶啤酒。见他闷闷地过来,让出一只凳,放好一只塑料杯倒了点。齐之侃一饮而尽,裘记斜眼瞥他,“前几天我好像看见那大陆仔,他是不是又回来找你做事?”齐之侃看着空旷路面点头笑笑,“东南亚来的一批黑管,问我走不走,五万块。”“你不会答应他吧?”“没。我说早不做了。”裘记灌下一口骂道:“那个臭仔!最近道上不太平。果果还小,你多想想她。”又道,“咁多年在这里过惯了风平浪静,卖卖面煮煮鱼蛋也挺好的,不用刀口喋血去玩命。” 齐之侃笑着对他说:“阿振,多谢你救我。”裘记挥挥手:“以前的事还提。”相视一笑,塑料杯碰了一下玻璃瓶,各自默默饮酒。


 


拉起卷帘门进店里,又转身锁好,抬头看,楼上果果隔间的帘子早就放下,给他留了盏微弱的灯。干洗店里衣服东一摞西一摞,叉起洗好的几件仔细套上塑料覆膜高高挂起,好像给狭窄的空间架起层层叠帐。上楼关掉灯,轻轻下来,拨开这些帐,疲惫地将自己扔在小沙发上,蒙起薄毯,蜷缩身体。


 


不想忆起的事还在脑海跳跃,陌生手臂越抱越紧,躲也躲不掉充满酒味的口鼻,那尖锐愤怒的眼神盯得他羞愤,辗转难眠,闷闷击打沙发,头埋得越低。倦意袭来,恍恍惚惚。紧抱着他的手变得温柔,俯仰鼻息皆是熟悉眉眼,他知道那人是谁,心底放了松,身体还是紧绷的,紧绷又敏感。不敢睁眼,温柔双手在他身上游走,带起一阵火热。呻吟挣扎,冷冰冰霸道又好看的脸,没有家欢的影子,完完全全是另外一个人,却更加霸道不可违抗,在他耳边轻念“你想我?”逼着他对视。他抬起头,火热乱七八糟地消散...半阖着眼,四处还是狭窄与漆黑,卷帘门外隐约传来街道上厮打与叫骂的声音。是梦…


 


车停在油麻地一个冷僻的角落,蹇宾坐在车里,举着报纸遮挡来往视线,眼睛却警惕地查看周围的人。一个穿着牛仔服的人紧张地左顾右盼穿过马路,快速打开他车门坐进来。“大哥啊你这样叫我出来很危险的!被人看见死定啦!”蹇宾在报纸后面,眼睛也不抬:“那还不快点说?”“诶呀,那批粉是洪胜自己人玩自己人,带走了货来我们堂口做交易。我们老大你知的嘛,今年非要做话事人,就盯着那批粉。那批粉很纯的,大价钱啊。那贼到现在都不知道叫乜名。亡命徒,有命拿要有命享才行啊。我就知道这么多,多打点钱到我账户啦!”说完便急忙下车左右顾视着小心离去。


 


蹇宾放下报纸,正要发动车子。有人兴奋地敲打他半遮的玻璃,“你谁啊?”他转头。一个小姑娘对着他露出洁白牙齿:“蹇sir好!PC39877报道,Madam说让我来这找你。”脸上露出和善笑容:“好啊,你先去对面九龙冰室买两只猪排包和两杯鸳鸯过来。”小姑娘一脸激动:“是不是有蹲点任务啊?”“你先去买嘛。”“Yes,Sir!”看她跑远,蹇宾一踩油门,车飞也似得开走了。让我带菜鸟!心中冷哼。


 


前面就是深水埗地铁站口,蹇宾停下车,静静坐了会,挂了挡熄火上锁,向人声鼎沸处慢慢走去。穿过汝州街、南昌街,停在“齐记”干洗店不远处的集市里。心不在焉地翻了翻架子上的布料,不露神色地远远望去,看齐之侃在店里进进出出。云姐摇着蒲扇不耐烦地看他:“你买还是不买?别摸坏了我的布啊。”蹇宾也不啰嗦,掏出警官证,“警察办案,最近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过啊?”云姐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没有。”蹇宾指着远处干洗店:“这里这么杂,上次还有人还在那个干洗店里抓到个抢劫犯。”云姐点着蒲扇急忙道:“哎呀,什么抢劫犯啊,你个差人胡讲八道啊,哪有的事!那干洗店老板带着女儿,勤勤力力,对街坊不知道多好!”他顺口引了几句,闲闲地听云姐往下说,显然这大姐谈到那爿干洗店就停不下来。“说来这一家子都好可怜,小齐他老爸是病鬼几年前死了,他丫头的妈是个小太妹,年纪轻轻生下女儿人都不见了,后来听说自己把自己玩扑街了。唉呀,可怜,小齐这靓仔心地咁好,却带着丫头一直过苦日子。那店的生意嘛,都是我们街坊之间照顾啦。”


 


离了布料店,蹇宾在市集上挑了点小女孩喜欢的玩具拎着,一路朝干洗店去,心里盘算怎么向齐之侃开口。刚到门前,不见齐之侃,倒见齐果果理着书包正要往外走。“咦,靓仔阿sir,你怎么又来了,有衣服要洗啊?”齐果果皱起眉头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蹇宾咳了一下,尴尬开口:“你爸呢?”小丫头低声念叨“哼,原来是找我老爸!”指着外面,“干洗店没生意,他去帮裘记咯。”说完背着书包就要走。蹇宾问道:“天快晚了,小孩子不在家里呆着去哪儿啊?”果果抱着手臂,一副大人模样:“阿sir啊,我去同学家做作业也要和警察讲啊!嘁~”大摇大摆地走开。只好把手里那袋玩具扔进柜台,又往车仔面铺去。


 


蹇宾站在不远处,看四点多钟生意好得出奇的车仔面摊。老板裘记干脆就在铺里不出来,一锅接一锅的下面、切叉烧煮鱼蛋炒咖喱,齐之侃系着白色围裙穿梭在桌间。新的食客坐下喊点单,齐之侃应一声“稍等”收完那边桌子赶紧过来。食客翻着餐单,“芝士鱼蛋。”齐之侃麻利记录,“讲。”“咸柠七。”“讲。”“再一份菠萝油。”“稍等。”那桌又喊起来“埋单啊”,齐之侃又赶过去,扭头向铺里喊“阿振,芝士蛋、菠萝油。”里面应了声“知。”钞票塞进口袋,进铺里端面,裘记满头大汗:“快帮我擦擦,别滴进锅。”齐之侃卷着围裙擦干净手,笑着帮他捋额头。


 


好容易客潮高峰过去,面摊又重归平静。齐之侃脱下围裙,将口袋里的钱数了数塞给裘记。裘记端出满满一大碗盖着叉烧鱼蛋芝士还有猪排的面给齐之侃,“带回去给丫头。”齐之侃不要,裘记摆着手“也不差这一点。”齐之侃收下,盖上碗盖,端着回干洗店。店里灯都没开,将碗放在柜台上,脚轻轻隔开摞了满地的衣服,低头穿过高挂着的衣架,上楼洗手洗脸。下了楼梯,便见到蹇宾正站在店门口看他。齐之侃一愣,微低着头慢慢走到门前,轻声问道:“阿sir来有事?”蹇宾径直走进来,左右环视,冷着眼神面无表情:“没事就不能过来?”他横在蹇宾面前,“店里乱,阿sir不…”话还未说完,便被人抱在怀里,与那梦境中触感一模一样,激得他腿发软险些站不稳。拼命挣开环抱他的双臂,“放手!外面还有人!”蹇宾喘着气放开他,大步走到卷帘门前拉下,街坊老伯抱着衣服蹭过来,正欲开口,被蹇宾一句“警察办案!”目瞪口呆地隔在外面。




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 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看什么看什么说的就是你  蹇sir打死你啊!




楼梯间再无明亮光线,透出外面霓虹招牌的灯影。悉索穿戴完毕,解开齐之侃腕间手铐,略带歉意地细细吻那红痕,帮着颤抖双手穿好衣物。“你走吧,果果该回来了…”恋恋不舍地蹭着他白皙脸角,“你赶我走?”被喘着气轻轻推开,“走吧…从楼上门出去…”




刚走出楼道,就听见下面卷帘门被敲得哗啦作响,齐果果进来后囔囔道:“老爸你在店里还关什么门?咦,这是什么,哪来的玩具?”齐之侃淡淡的声音“不知道。”“啊!老爸,那个警察下午来过,有没有找你啊?”“…不知道。”“什么都不知,古古怪怪!” “这个鬼丫头!”蹇宾冷哼一声,走下楼梯。出了公屋,特地从裘记摊前经过。裘记放下一碗面,一脸疑惑:“做乜啊,又来查卫生证啊?”他也不理,心里浮起得意,瞥了眼兀自往前走。


 


车开回西九龙总署,那菜鸟小警花看见蹇宾进来,从椅子上弹起来,跟在他后面,“Sorry Sir,菠萝包和奶茶被他们抢光了。”蹇宾不耐烦地挥挥手。“Sir,还有什么要我做的?”“别跟着我就行。”“哦。”小警花垂头丧气走开。“喂”,许是心情好,蹇宾又喊住她,“你叫什么名字啊?”小警花红着脸,眼睛亮闪闪:“我姓白,叫我‘小白菜’得了!” 蹇宾看着她嗤笑一声:“小白菜,哼,奇奇怪怪。”


 


手机短信震动,蹇宾瞥了一眼,陌生号码,心知是线人,打开。“偷粉的是一个大陆仔,神头鬼影,搵不到人。”删掉,关上手机,轻敲桌面,看着窗外被霓虹映照的浓黑夜色。




TBC


 @鱼的污水池 唉,我觉得我喜欢你的车....心塞

嘿嘿嘿心疼尧珂

忍不住做了表情包

原图来自微博:千里Fiona

算是之前放飞脑洞の第二弹吧哈哈哈,满满的双白!!!!
[IE/双白][刺客列传]放飞脑洞之《昨天,今天,明天》(大峰,志伟,熊老师友情出演,其中后两人几乎无出场镜头)
#哔哩哔哩动画#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960462
我是天玑子民,吾王与上将军为乡土风代言!!!!!

[钤光][蹇齐(动物化)]猫薄荷与寻人启事01

脑洞来源是上面👆几张照片,寻人启事那张我自己重新p了一下(忽略我的p图技术),祝大家看文愉快^^

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猫的世界观里雄性也能生,至于人嘛,因为不涉及到生宝宝,所以你猜咯~

因为看过的文不多,如果有作者写过类似的麻烦告知,会立马删文,谢谢


正文👇

      又是一个周六,陵光在早上10点还睡的死去活来,可是一抹纯白色的身影明显就很不耐烦了,他灵巧地跳上床,用爪子怼了怼陵光的包子脸,看他依旧没什么反应,于是就优雅而坚定地坐在了他的脸上。忽然有点呼吸不上来的陵光哼唧了两声,用熟练的动作对着小祖宗的毛撸了又撸,呢喃着“饼子啊,再让我睡一会儿呗~~”,感觉到脸上的重量忽然消失,陵光渐渐睁开眼睛,入目便是圆圆的屁股、圆圆的两个球以及…翘起的猫尾巴下的一个小洞,预感到小祖宗要做什么的陵光简直如临大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抱起小祖宗就跑去了猫砂,毕竟他可不想再被屎糊一脸了….被放在猫砂旁的小祖宗仿佛是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然后径直走向了猫罐头处,等着吃饭。陵光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简直要撅过去了,这小祖宗每回都用这招叫他起床,最神奇的是他还毫无反抗之力,简直要给他滑跪了。乖乖地倒好了猫粮和牛奶,陵光开始清洁猫砂。

      美好的一天从铲屎开始。

      嗯,美好的一天总是从铲屎开始的。  

      这小祖宗是一只布偶猫,是陵光从天玑大型宠物店买的,卖宠物的老头儿叫若木华,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神神叨叨的说什么,自己夜观天象,发现这猫能帮他找到真爱,陵光看着猫咪水灵灵的大眼睛并抱着日常迷信的态度买下了他,因为陵光喜欢吃大葱,所以就给他取名叫煎饼。转眼三年过去了,真爱还没有出现,在煎饼身上的花销已经让他感觉身体被掏空,可看着自家饼子阳春白雪般的身姿,陵光觉得还是值得的,我家饼子一定是全钧天小区最美的猫没有之一。

      陵光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偶尔在网上发发小说,虽然更喜欢自己写手的身份,但养猫糊口还是得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啊。现在,周六被迫“早起”的他正在浏览关于宠物饲养的网页,看到了一幅猫咪“聚众吸毒”的照片,相关链接还有很多视频,看着猫咪们迷幻的神态,他又一次想起他家煎饼还没有尝试过猫薄荷,每次要买却总是忘记,于是这一天,陵光勤劳地说到做到,出门去花鸟市场买回了猫薄荷。

      多年后,当陵光再次想起煎饼被猫薄荷支配的恐惧时,他和公孙的家里已经被煎饼和齐齐的后代,以及后代的后代所淹没。

      美好的一天从猫薄荷开始。

下篇预告:

      齐之侃是一只中华田园猫,整个钧天小区的猫都可以说是唯他猫首是瞻,为啥呢,因为他特别会抓老鼠,连续三年领导臣民打败毓埥夺得捕鼠大赛的冠军,猫称钧天上将军。这天,齐之侃日常巡视领地的时候,发现了一只晕倒在草丛中的布偶猫,这脸蛋,这身姿,我的天哪,他是天使嘛?!不行,我得赶紧把他带回家,于是齐之侃二话不叫地把他叼回了家,并在以后相处的岁月中被吃得死死的,主人公孙表示,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